Simple & Quality

加拿大稅金增15% 房價仍漲

面對房市漲風擴散,加拿大年中宣布對外國投資人課徵15%交易稅,但到了10月,整體交易量雖大減,但房價仍持續上漲。 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省2016年夏季突然頒布規定,對在溫哥華地區購屋的外國人課徵15%稅金,這讓丹姆斯與波斯科洛普這對美國情侶突然面臨進退維谷的處境。他們簽約在溫哥華買了間房,並存入約3.8萬美元的保證金,政府公布新規定後麻煩來了,若不買就會被告違約,若要履約則要從退休金賬戶中再額外挖出約11.3萬美元來繳稅。「我們幾經思考後認為應該可以挺過去,因此決定咬牙買下來,我們是基於兩權相害取其輕。」 房價1年飆漲逾2成   這對情侶是因公司外派才來到加拿大工作,沒想到卻意外成為這波全球各國打房的目標。光是在10月之前的1年內,溫哥華與多倫多房價分別飆漲2成5與2成,加拿大主管房市的中央機關10月份因此發出強烈預警,指多倫多與溫哥華房市的漲風已擴散至全國其他地區。 與澳洲與英國等國家一樣,加拿大政府官員認為炒高房價的主要禍首為外國投資客,尤其是中國投資人。 為了打房,其實加拿大自2008年以來已多次緊縮房貸規定,2016年10月又宣布新規定,包括堵住外國買主資本利得稅的漏洞與擴大實施壓力測試,確保新屋主承受得住利率上揚的風險。英屬哥倫比亞省則對非加拿大公民或永久居民的買方課徵15%的交易稅,香港與新加坡多年前也曾採用類似的規定。 英屬哥倫比亞省政府明白表示,開徵此稅的主要用意就是為了解決溫哥華房價過高的問題,此一政策上路後將可有效管控房市的需求。   一竿子打翻一船外國人 由於政府推出一系列的打房措施,因此,向外國人開徵交易稅對冷卻房市的實際效果難以評估,以香港為例,2015年房市確實出現降溫,但2016年年中房價又開始上漲,迫使當局調漲大多數的房屋交易稅。 根據報告顯示,溫哥華地區2016年10月的房市交易量較前一年同期大跌近4成,但房價則持續上漲。另據加國政府一份官方資料發現,從2016年6月10日到6月29日止,溫哥華都會區已完成合約的房屋交易中買方為中國人的件數共有234件,佔整體交投的5%,並居所有外國投資客之冠。 丹姆斯的東家是美國一家營建公司,1年多前公司將他外派,前往加拿大掌管公司在當地的業務,他抱怨說:「我是經由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拿工作簽證到加拿大,是來工作的,不是來炒房的,怎麼能拿我與投資客相提並論,加拿大政府這樣做並不公平。」 與丹姆斯相較,愛爾蘭人英雷克與其美國丈夫就好運多了,他們2016年初花了總價逾45萬美元購買一間在溫哥華快樂山一帶的房子,按照合約要到9月才會完成交易,但在賣方要求提前下,最後趕在外國人買屋課稅生效前3天完成,為英雷克省下近7萬美元的稅金。英雷克說:「我們非常幸運,若是再晚一點,我們肯定會不買了,一下子多出6.8萬美元稅金,根本拿不出來。」

商品價格反彈 通膨現「升」機

從石油、金屬等原料商品價格回升,中國生產者物價止跌,到歐、美物價指數翻揚,全球通縮壓力顯然隨著2016年而消逝,通膨在低迷多年後終於蠢蠢欲動。 德國12月通膨率比去年同期整整上升1個百分點,達1.7%,有助於整體歐元區的通膨率回升2013年來最高水準。 中國11月生產者物價年增率升到2011年11月來最高,美國個人消費支出(PCE)物價指數10月及11月的年增率都是1.4%,也是2014年來最高。 美國通膨預期已達聯準會(Fed)初步警戒線,多位官員表示,「Fed可能必須加速升息,以免利率過低,並防止通膨壓力累積」。 日本銀行(央行)總裁黑田東彥表示,「我更有信心預期今年將向通縮終點邁出一大步」。歐洲央行(ECB)總裁德拉基表示,「通縮的風險已大致消失」。 匯豐銀行預測,2016到2018年全球成長與通膨率每年都會上升,預測2018年已開發國家平均通膨率為1.9%,已高度符合各國央行的物價穩定目標。 不過部分學者對通膨上升仍持保守看法,認為目前物價回升只是反映商品價格反彈,即所謂的「低基期效應」,而非基本面強勁復甦。 匯豐銀行首席全球經濟學家亨利就說 ,政治與政策風險仍然存在,全球通膨回升很快便將夭折。渣打銀行首席亞洲經濟學家曼恩也說,物價漲勢仍將時斷時續,「在全球成長遲滯的環境下,第二波的物價上漲效應不大可能出現」。 法國興業銀行經濟學者安尼科夫指出,歐元區失業率仍達10%左右,因此工資難以大幅上升,無法形成通膨循環,「距離結構性的回升還早得很」。IHD機構首席亞太經濟學者畢沃斯認為,通膨下降的風險可能來自於中國經濟硬著陸,這將使全球商品價格回跌。 ★13隻「黑天鵝」盤旋…攪亂商品市場 財經新聞組/綜合報導 巴克萊銀行點名2017年全球能源及商品市場,將出現13隻「黑天鵝」亂飛,比2016年更加熱鬧,「中國、俄羅斯、中東及土耳其都可能對商品市場帶來驚嚇」。巴克萊也強調,「我們認為風險在於商品價格上漲,因為這些變數很可能會攪亂市場」。 巴克來報告指出,「所謂『黑天鵝』,是指市場目前尚未反應的極端事件或動能」,而「新興的民粹政治與保護主義貿易政策,可能攪亂全球多種商品及供需」。 這些經濟與地緣政治威脅,從較明顯的北韓持續進行核武試爆,到特斯拉新型量產電動車能否準時出貨,或發明新的電池科技等,都將對商品市場造成潛在衝擊。 不過,並非所有「黑天鵝」都對能源市場不利。例如美國與伊朗如果緊張升高,對油價便是最大的利多。報告指出,「如果地緣衝突明顯升高,會對價格造成短期衝擊,並對伊朗吸引外資開發石油的計畫受挫」。 但川普政府可能採取的某些動作,對商品市場及全球經濟將明顯不利,例如美國與中國爆發貿易戰等;「貿易既已帶頭,歐盟等其他已開發國家也可能效尤;中國可能在南海採取更具侵略性的行動,形成僵局,可能使全球與中國有關的商務都受影響」。 若特斯拉在電池科技上有任何重大突破,對傳統能源都不利;雖然巴克萊預期這不會在2017年會發生,但至少可以算是一隻「黑天鵝」。報告指出,「商品市場的黑天鵝有多種;有些可以立即消化,有些需費時數年」。 來源/世界日報